作者:佚名  來源:深圳商報

堅硬的鋼鐵在這里變成了柔軟的荷花,變形的羽毛球拍被巧妙制成了油畫肖像。1月11日下午,位于深圳市民中心B區的“首屆新資源藝術創作大賽”作品展吸引了許多深圳市民前來參觀。近年來在國際上風行的新資源藝術創作,是指通過對廢舊材料的選擇、創意及藝術再造,使其成為新的“視覺資源”,變廢為寶,喚起人們愛護環境、節約資源的環保意識。

在展廳里,一位年輕的女孩停留在一件名叫《危在旦夕的家族》作品前流連忘返,她說:“這是地球的眼淚,至少我是這樣理解的”。這件作品由六顆用金屬做成的水滴狀雕塑組成。作者采用擬人化設計手段,體現了環境惡化中,人類賴以生存的水資源受廢水、廢氣、酸雨的影響,正在慢慢腐爛、死亡。銀白閃亮的金屬外殼表現了水滴的晶瑩透亮,而每一顆水滴被腐蝕的部位露出來的黑色的“內臟”,表現了“水滴”被酸雨剝蝕的痛苦掙扎。整個群雕全部由廢金屬與廢工業零部件構成,曲折迂回的鋼管與那些形狀各異的工業零件粘合在一起,恰如其分地表現了“水滴”慢慢壞死的內臟,讓人看了以后深受震撼。

作品:奇思妙想打開創意之門

本屆新資源藝術創作大賽共收到了500多件參賽作品。這些作品選材豐富,創意新穎,體現了作者獨特的個性。

由深圳天嘉藝術有限公司提交的作品《殘荷》,在展館中非常矚目。這是一幅用金屬表現的水墨畫:最堅硬的螺紋鋼在這里變成了荷塘里頹廢凌亂的荷葉桿,廢舊的黃銅被碾平,折彎,鑄成了姿態各異的荷花與殘葉。四季交替生命往復,萬物亦盛亦衰,亦殘破枯萎亦美麗鮮活,在這里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作品用建筑工地上隨處可見的廢料焊接而成,其國畫寫意式的表現風格,與根本不可能用來作畫的材料,形成了很有意思的對比。

林海創作的《肖像》采用廢舊的羽毛球拍和油畫畫布、顏料為材料,拍線縱橫構成的抽象意味,令這幅作品韻味十足:縱橫的線條正好描述了頭部抽象的經絡分布,構成了一個可看穿的面具后面一個抽象的面孔。

材料:五花八門開啟智慧之窗

本次參展作品材料五花八門,有成千上萬個鉛筆頭搭建的“智慧樹”,還有易拉罐、塑料瓶、廢舊金屬、輪胎、垃圾袋、光碟等等。甚至連餐桌上吃剩的魚骨頭也被有心人制成了藝術品。在一幅叫做《尋找我們的家園》作品前,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們將魚鰭制成白鶴的翅膀,再用魚頭、骨架搭建成白鶴的身體,三只栩栩如生的白鶴就展翅亮相了。

此外,廢舊報紙搗爛之后融成紙漿曬干鑄成的厚紙板,正是雕刻版畫的好材料。凹凸不平的材質配合版畫的淺浮雕特點,顯得別有一番韻味。啤酒瓶刷上油漆,再繪上圖畫,用繩子栓在鋼架上,就成了一件獨一無二的風鈴;把易拉罐攔腰剪斷,底部正好是向日葵的花芯,邊上的皮正好修成花瓣,真是太別致了;廢掉的磁帶盒,可千萬別扔掉,刷上紅色油漆,再錯落有致地粘合在一起,就是一個漂亮的小裝飾;垃圾袋和廢光碟結合在一起,會產生什么創意?京劇臉譜!紅紅黑黑的塑料袋團起來就好比一個小點,再把無數個小點組合在一起,點綴在光碟擺成的臉龐上,一個白臉曹操就活過來了。

作者:想做就做實現心中夢想

由寶安區青少年活動中心美術師孫瑞強制作的機器人《未來戰士》高198cm,重約150公斤。工作人員把機器人大卸八塊,用了三個人才把這位手擒“激光武器”的大家伙請進展廳。

孫瑞強告訴記者,這件作品其實是一件“很無奈”的產物。4年前他的摩托車壞了,而修車又需要太多的錢,他覺得很不劃算,就把摩托車給拆了。拆下來的零件孫瑞強一直沒舍得丟,但這堆破爛放在家里又占地方,怎么辦?當時由施瓦辛格主演的《終結者》形象一直映在孫瑞強的腦海里。他突發奇想,何不把零件重新歸類,制成一個機器人呢?想到就做,零件不夠他就向廢品站買,就這樣,從汽車、單車到摩托車廢件,孫瑞強找材料、焊接、打磨,整整一年時間,他都在搗鼓這個大家伙,到最后手磨破了,長出嫩肉,再長出一層厚厚的老繭,而機器人也終于成形。

看著自己的作品,孫瑞強很有成就感。他說,假如有足夠的材料,我真想自己做一輛“裝甲車”!



上一篇:把頑石變奇石
下一篇:斷臂維納斯之神韻


相關新聞
無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