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雕塑設計藝術網


    維納斯是羅馬語,希臘神話中叫她為阿芙風狄蒂。傳說她是眾神之父宇斯和海洋女神狄俄涅的女兒。維納斯在希腦神話中原為豐收女神.奧林波斯神系形成以后,她才成了愛神、美神,從此她就成為全部女性美的代表和體現者。 
    斷臂維納斯是 1820年在希臘愛琴海米羅斯島上一個山洞里,被當地有個叫岳爾戈斯的農民發現的。岳爾戈斯首先發現了一座倒塌的小一廟堂.在廟堂的沙土堆中有一座美女雕像,他小心地把雕像挖掘出來,發現她已失去了兩條手臂。由于它是在米羅斯島上發現的.所以又有"米羅的維納斯"之稱。
    岳爾戈斯發現維納斯后,便把她搬到家里。這一年的4月18日,恰好法國海軍實習軍官伍蒂埃在米羅島考察水文,他看到了維納斯,決定從岳爾戈斯手中買下來運回法國,經過討價還價,。這筆交易總算談妥了,但是,伍蒂埃卻一下拿不出幾千銀元,只好先付給岳爾戈斯一百銀幣的定金,隨即去法國駐米羅島的領事,要他籌款收買雕像。然而,領事們對這事不感興趣,借口要向上級請示,把伍蒂埃打發走了。伍蒂埃不死心,便趁自己的軍艦開往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時.又去找了法國駐土耳其大使利埃爾侯爵.侯爵聽完伍蒂埃的陳述之后.決定派大使館的參贊同伍蒂埃一起到米羅島辦理維納斯雕像的成交手續。這時.英國也風聞此事,派出了開赴米羅島的軍艦,想搶先買下雕像。當英、法兩國的軍艦先后來到米羅島時, 不料情況有了突然的變化,原來在這期間岳爾戈斯已把雕像廉價賣給了當地一位神甫.神甫又打算把它獻給君士坦丁堡總督的翻譯員。正當神甫準備把雕像裝船啟運時,伍蒂埃他們正巧趕到,伍蒂埃向神甫交涉出讓,被神甫斷然拒絕,于是雙方展開激烈的爭奪。官司最后打到米羅當局,米羅當局以80000銀幣的索價將雕像賣給了法國人。

 

    當年法國獲得此像時,全國頓時沸騰了,人們視如國寶,有的人在欣賞時竟激動得流下了興奮的熱淚,F在該雕像珍藏在法國盧浮宮,羅浮宮把這尊雕像奉為鎮館之寶,并專辟一室,以貯女神之美。它吸引著世界各地的參觀者,至今各國尊重藝術的人們都覺得能親眼目睹這尊維納斯像是人生一大幸事。
    出土時,雕像的腰部已經斷開,經修復后,考古學家們最初考證是作于公元前1世紀時期。由于女像的表情與姿勢類似柏拉酉特列斯的風格,比例卻接近列西普斯的標準,因而引起了爭議。最后在女像的臺座與足部下方發現了原來的銘文,文款是:"美安德羅河畔、安屈克亞的亞歷山德羅斯作此"。從銘文的書體看,應當是公元前百年左右的作品。于是又有人反對把它列入希臘化時期。但從雕像的整體風格看,美神的橢圓形臉蛋,直鼻梁(俗稱希臘鼻),平額,端正的弧形眉、扁桃形的眼睛,發髻刻成有條理的輕波紋樣式,神態平靜,不露笑容,這一切都是從公元前5世紀后期沿襲下來的理想化傳統,不把它列入希臘化時期是沒有道理的。
   "米羅的維納斯"大理石雕像高約2.4米,通體由一塊半透明的白云石雕塑,站在雞血白紋的云石底座上.是迄今被發現的希臘女性雕像中最美的一尊。維納斯的面都具有希臘婦女典型特征。直鼻、橢圓臉、窄額。她那安樣自信的眼睛和稍露微笑的嘴唇,給人以矜持而富有智慧的印象,沒有嬌艷或羞怯,沒有絲

 
         米羅的維納斯  
 

毫的造作神態。體現了兩千多年前希臘人的審美理想,純潔與典雅,外在美和精神美的統一。盡管她的姿態莊嚴祟高,典雅優美,然而通過軀干、肢體和多重的衣紋的對比卻產生一種微妙流動的韻律。她那半裸的姿勢,使整個形象產生巨大的魅力。她的腿部被富有表現力的衣褶遮住,僅露腳趾。由于下半身厚重穩定,袒露的上半身顯得更加秀美,她象一座紀念碑,給人以崇高感,亭亭立姿,卻又優美動人。
    "維納斯"其姿態的嫵媚莊重為歷代藝術家所贊嘆,不論觀者從何種角度看,都同樣能獲得這種感受,因為以前發掘的一些古希臘裸體女雕像,大都著重在表現感官上的美,而這尊"維納斯",作者已把它提到古典理想美的高度了.形象充滿著無限的詩意,她那含蓄的、耐人尋味的美感,幾乎使一切人體藝術都相形見絀。其原因之一,也許正是由于那掛在下半身的衣服表現出了 一種含蓄美。羅丹說:"這件作品表達了古代最了不起的靈感;她的肉感被節制所控,她的生命的歡樂聲調被理智所緩。"俄國作家格·伊·烏斯賓斯基說得更明白:"她把自己的創造物的下體遮住了,這是為了不讓觀眾產生習俗的、陳腐的、有關女性 美的邪念。"
    半裸的軀體,半落的衣衫,既展示了肉體的美,又有所遮蔽 ,有所節制。它讓人們注意力于人物的內在神韻,而不僅外在的肉體,這的確是高超藝術手法。 
    米羅的維納斯所表現出的內在神韻還在于她的表情。她一改以往裸體女神的羞怯,而顯出了一種落落大方,寧靜而脫俗的神態。她的臉上露出的是一絲淡得幾乎讓人感覺不到的微笑。我們從她的笑容中所感受到的是一種超凡脫俗。正是這種超然的神態,控制住了赤裸的身體可能帶來的純肉體的官感愉悅。她將人的心靈世界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古希臘神的形象,是按照人的裸體比例美學來塑造的。雖然古代人崇拜神,但由于雕塑家是按照現實生活中的人體美去創造美的形象的,因而這些完美的雕像的各部分比例幾乎都蘊含著5∶8黃金分割。 
     5∶8的比值不僅是屬于西方世界的比例觀念,它歷經埃及、希臘直至以后的羅馬等時代,迄今這個比例觀念仍是人類的共同審美規律。到了中世紀,這個比值被神秘化了,說它是神所傳授給世人的秘法,因而稱其為"神授比例法"。至15世紀末,一傳教士路加· 巴喬里,有感于它的比值之奧妙,便用"黃金"一詞將其命名,遂稱它為"黃金分割"。維納斯雕像所創造的美,成了黃金分割比值最理想的范本,為后世的藝術樹立了不朽的光輝典范。
    這尊雕像表達希臘人理想美的觀念的作品本應是完美之作?上У氖牵裣癯錾蠒r就失掉了雙臂,(古代希臘雕刻家在雕鑿大理石像時,臂腕部分一般采取單獨制作,然后裝配,故毀壞時,往往接榫處先斷裂)。算是美中不足。據說當初在米洛斯島發現她時,女神還有一只手中拿著象征選美勝利的金蘋果。但是后來這只手也不翼而飛了。幾百年來,不少藝術家作出種種猜測估計,提出許多修復方案,為她補上各種姿勢的手臂:有的是一手下垂,另一只手拿著鮮花、手捧"友愛之環"或者,左手托著金蘋果,左手倚在一個矮柱上,右手拽起下落的衣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盡管方案很多,但沒有一個復原方案令人滿意,只好保持原狀.讓人靠想象去進行補充,令人稱奇的是,女神兩臂雖失,仍使人感到完好無損。即所謂"殘缺的美"。 
    回想起來一件完美的作品,有時是在殘酷破損之后才更能引起人們的興趣。這并不是由于人們有破壞的本能,而是由于時過境遷,人們的欣賞眼光發生了變化。米羅的維納斯雖然失去了雙臂,這卻使她斬斷了與歷史、神話和文學的過多的聯系,她自身作為一件雕塑作品的神韻反而突現了出來。失去了雙臂,她也就不再是神話中引人嫉妒的美神。她現在只是一個純潔而高尚的女人,她的身姿證明了這一點,她的下滑到半身的衣衫證明了這一點,她的寧靜而又甜美的微笑也證明了這一點。正因為如此,她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美神,是現代人心目中的美神。
                                 參考書目 李勇《世界藝術史話》

毫的造作神態。體現了兩千多年前希臘人的審美理想,純潔與典雅,外在美和精神美的統一。盡管她的姿態莊嚴祟高,典雅優美,然而通過軀干、肢體和多重的衣紋的對比卻產生一種微妙流動的韻律。她那半裸的姿勢,使整個形象產生巨大的魅力。她的腿部被富有表現力的衣褶遮住,僅露腳趾。由于下半身厚重穩定,袒露的上半身顯得更加秀美,她象一座紀念碑,給人以崇高感,亭亭立姿,卻又優美動人。
    "維納斯"其姿態的嫵媚莊重為歷代藝術家所贊嘆,不論觀者從何種角度看,都同樣能獲得這種感受,因為以前發掘的一些古希臘裸體女雕像,大都著重在表現感官上的美,而這尊"維納斯",作者已把它提到古典理想美的高度了.形象充滿著無限的詩意,她那含蓄的、耐人尋味的美感,幾乎使一切人體藝術都相形見絀。其原因之一,也許正是由于那掛在下半身的衣服表現出了 一種含蓄美。羅丹說:"這件作品表達了古代最了不起的靈感;她的肉感被節制所控,她的生命的歡樂聲調被理智所緩。"俄國作家格·伊·烏斯賓斯基說得更明白:"她把自己的創造物的下體遮住了,這是為了不讓觀眾產生習俗的、陳腐的、有關女性 美的邪念。"
    半裸的軀體,半落的衣衫,既展示了肉體的美,又有所遮蔽 ,有所節制。它讓人們注意力于人物的內在神韻,而不僅外在的肉體,這的確是高超藝術手法。 
    米羅的維納斯所表現出的內在神韻還在于她的表情。她一改以往裸體女神的羞怯,而顯出了一種落落大方,寧靜而脫俗的神態。她的臉上露出的是一絲淡得幾乎讓人感覺不到的微笑。我們從她的笑容中所感受到的是一種超凡脫俗。正是這種超然的神態,控制住了赤裸的身體可能帶來的純肉體的官感愉悅。她將人的心靈世界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古希臘神的形象,是按照人的裸體比例美學來塑造的。雖然古代人崇拜神,但由于雕塑家是按照現實生活中的人體美去創造美的形象的,因而這些完美的雕像的各部分比例幾乎都蘊含著5∶8黃金分割。 
     5∶8的比值不僅是屬于西方世界的比例觀念,它歷經埃及、希臘直至以后的羅馬等時代,迄今這個比例觀念仍是人類的共同審美規律。到了中世紀,這個比值被神秘化了,說它是神所傳授給世人的秘法,因而稱其為"神授比例法"。至15世紀末,一傳教士路加· 巴喬里,有感于它的比值之奧妙,便用"黃金"一詞將其命名,遂稱它為"黃金分割"。維納斯雕像所創造的美,成了黃金分割比值最理想的范本,為后世的藝術樹立了不朽的光輝典范。
    這尊雕像表達希臘人理想美的觀念的作品本應是完美之作?上У氖牵裣癯錾蠒r就失掉了雙臂,(古代希臘雕刻家在雕鑿大理石像時,臂腕部分一般采取單獨制作,然后裝配,故毀壞時,往往接榫處先斷裂)。算是美中不足。據說當初在米洛斯島發現她時,女神還有一只手中拿著象征選美勝利的金蘋果。但是后來這只手也不翼而飛了。幾百年來,不少藝術家作出種種猜測估計,提出許多修復方案,為她補上各種姿勢的手臂:有的是一手下垂,另一只手拿著鮮花、手捧"友愛之環"或者,左手托著金蘋果,左手倚在一個矮柱上,右手拽起下落的衣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盡管方案很多,但沒有一個復原方案令人滿意,只好保持原狀.讓人靠想象去進行補充,令人稱奇的是,女神兩臂雖失,仍使人感到完好無損。即所謂"殘缺的美"。 
    回想起來一件完美的作品,有時是在殘酷破損之后才更能引起人們的興趣。這并不是由于人們有破壞的本能,而是由于時過境遷,人們的欣賞眼光發生了變化。米羅的維納斯雖然失去了雙臂,這卻使她斬斷了與歷史、神話和文學的過多的聯系,她自身作為一件雕塑作品的神韻反而突現了出來。失去了雙臂,她也就不再是神話中引人嫉妒的美神。她現在只是一個純潔而高尚的女人,她的身姿證明了這一點,她的下滑到半身的衣衫證明了這一點,她的寧靜而又甜美的微笑也證明了這一點。正因為如此,她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美神,是現代人心目中的美神。
                                 參考書目 李勇《世界藝術史話》



上一篇:從破銅爛鐵里發掘美
下一篇:紙雕小天使的制作方法


相關新聞

“唐風神韻·今日陜西城市山水書畫邀請展”啟幕

佚名

 

斷臂的維納斯

未知

 

世界十大經典雕塑作品賞析-維納斯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