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佚名  來源:開始吧

一個徘徊在“天才”和“騙子”之間的大師
一個徘徊在“天才”和“騙子”之間的大師

  錯位的天賦

  Bad talent

  德國藝術圈有個神人,他的作品曾多次被抬上世界各大拍賣行,拍出天價,樂瘋了一眾畫商和收藏家。

馬克思·恩斯特的《部落》拍出了350萬美金
馬克思·恩斯特的《部落》拍出了350萬美金
安德烈·德蘭的《馬蒂斯在科利尤爾》拍出了620萬美金
安德烈·德蘭的《馬蒂斯在科利尤爾》拍出了620萬美金
Max Pechstein 的《裸女與貓》拍出43萬歐元
Max Pechstein 的《裸女與貓》拍出43萬歐元

  然而,這些天價藝術品后來被證實都是假的!

  這些署名為安德烈·德蘭、海因里希·坎本東克、馬克思·恩斯特的“名畫”,皆出自一對沒什么美術功底的夫妻之手。

  這對夫妻偽造的畫作多次騙過專家的眼睛,被當做真跡送上佳士得拍賣行,然后被送進世界各地最有聲望的畫廊。

  他們被稱為藝術圈的“世紀騙子”,很多藝術界的專家一聽到他們的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齒,但又不得不承認“他干得太出色了,他的完美勝過我們具備的知識,我們被他打倒了。

  他們飽受爭議的傳奇故事被拍成紀錄片《蘇富比偽畫大師》,并且入圍“德國奧斯卡”蘿拉獎。

  當這部紀錄片在德國的大街小巷上映的時候,故事的主角正在監獄里服刑。

  他叫沃夫岡·貝特萊奇(Wolfgang Beltracchi),他的妻子叫海林(Helene Beltracchi)。

  在他64歲那年,他和妻子一同被捕入獄,他被判了6年,妻子4年。

  因為他們聯手偽造了50位大師的300多幅作品,使藝術圈損失了至少3個億。

  而出賣他們,并最終把他們送進監獄的,則是貝特萊奇一次不經意的”懶惰“。

  他們是如何創作一幅假畫,再以真畫的價格出售,并且幾十年都不被識破的呢?

  貝特萊奇說,一副假畫能被當做真跡的前提是,它要么是這個世上遺失的畫,要么是某個畫家斷層時期的作品。既沒有人見過,又有據可循,比如在文獻中被記載過。

  所以他們的大部分作品不是簡單的臨摹,而是一次深入某個畫家的時代、精神世界的再創造。

  在作畫之前,他們會去跳騷市場買來一副便宜的某個時代不知名畫家的舊作。

  然后把原來的顏料剔除掉,再用自己配制的顏料,根據畫布上遺留的痕跡,畫出同時期某著名畫家風格的畫。

  為了制造出更符合時代的細節,他們會用特質的烤箱,把新畫烤干,形成合理的干裂。

  最后在畫框縫隙里,填上那個年代那個地方的灰塵,使一切看起來都毫無破綻。

  接下來就是把這幅假畫包裝成真跡,這就是妻子海林要完成的工作了。

  在佳士得拍賣行參與拍賣的畫作,通常都會展示一些老照片,證明畫作的出處和來源。

  于是海林就穿上祖母的衣服,打扮成祖母的樣子,坐在桌子一角,和墻上的“名畫”合影。

  然后她會拿著這些照片,去找一些畫商或者專家,跟他們講一個美麗的故事,再跟他們談談藝術。一樁生意往往就是這樣完成的。

  海林在紀錄片中坦白,剛開始這么做的時候,她很害怕,怕專家會一眼就識破她的謊言,毫不留情地跟她說“這不可能!”“我不接受!”

  但做過一兩次之后,令她害怕的事并沒有發生,之后她就一發不可收拾。

  貝特萊奇夫婦編造了一個美麗的謊言,再加上他們神乎其技的畫作,讓所有人都相信,那些畫就是真的。

  很多畫商因此而興奮,他們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還能見到某位著名畫家的遺作。

  有位畫家的妻子,看了貝特萊奇的畫之后,認為那就是出自她的丈夫之手,并且說如果是真的,那副畫是她見過的丈夫所有的畫里最好的一副。

  貝特萊奇能做出以假亂真的偽畫,除了天賦,還有刻苦,很多人稱他為“苦心孤詣的騙子”。

  他曾經偽造過法國野獸派畫家安德烈·德蘭的作品,在接受采訪時,他說自己先是需要大量閱讀這個藝術家的資料,然后再去展覽館和博物館觀摩原作。

  他甚至還去了法國一個名叫科利烏爾的小鎮,因為德蘭曾經在1905年的夏天居住于此。

  “我要去看看那里的村莊,海灘和光線,我要感受整個環境和夏日的心情。我要成為那個時代的人。”

  貝特萊奇畫的大多是藝術家們沒畫過的作品,因此他調侃說:“如果他們(藝術家)有時間,應該會畫這個,我只是幫他們畫了出來而已。

  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樣一個可以通過觀摩藝術作品而進入某個藝術家精神世界的奇才,竟然不是科班出身。

  他從未學過繪畫,只學過插畫、平面設計和攝影。

  但是在很小的時候,他就用父親為教堂做壁畫的顏料,模仿了畢加索的一幅名畫《母與子》,并且因為嫌原作過于陰郁,就自己做了一點改動,發現了自己的天賦。

左為原作,右為仿作
左為原作,右為仿作

  貝特萊奇認為,他繪畫的過程不算偽造,所有的欺騙行為在他在一副偽畫的右下角,模仿某個藝術家的筆跡簽上那個藝術家的名字時才產生。

  盡管作偽在經濟上是犯罪,但在藝術或美術上,并不總是罪行。

  畢加索也曾說過:“如果偽造者很出色,我會很樂于坐下來在上面簽字的。”

  靠這些偽畫賺了一大筆錢的貝特萊奇夫婦,曾一度放飛自我,置辦家產,環游世界,為了尋找更多刺激,貝特萊奇甚至吸過大麻。

  年歲長了一些之后,貝特萊奇開始有些擔心自己的行為會敗露。

  在事發之前,他曾把電腦扔進河里,并且燒掉了手里的偽畫。

  但最終他還是沒能逃過法律的制裁,出賣他的是一種叫做“鈦白”的顏料。

  他偽造了德國表現派大師坎本東克的畫作《紅馬肖像》,這幅作品一經面世,就引起藝術界的震動,被視為坎本東克最完美的作品之一,并以280萬歐元在拍賣會上售出,創下天價拍賣紀錄。

  但隨之而來的就是讓人始料不及的牢獄之災。

  這幅標注為1914年的畫作被檢測出使用了一種含有“鈦白”的顏料,而鈦白顏料在1916年才出現。

  緊接著就有些偽畫被陸陸續續地曝光,貝特萊奇夫婦的傳奇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貝特萊奇后來在采訪中開玩笑說:“自己太懶惰,沒有自己做顏料,用了一個管狀白色顏料。”

  他以為就只有兩年的間隔而已,應該不會有人發現。

緊接著就有些偽畫被陸陸續續地曝光,貝特萊奇夫婦的傳奇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緊接著就有些偽畫被陸陸續續地曝光,貝特萊奇夫婦的傳奇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目前已經確認了市面上有58幅貝特萊奇的偽作,但仍有百余幅流通在市場上,或是懸掛在世界上具有聲望的博物館中。

  而貝特萊奇對他的假畫何在至今仍保持沉默,只是不無得意地說:“我是世界上在博物館里展出最多件作品的藝術家。

  貝特萊奇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貼心的妻子,一對懂事的兒女,而且他們也不缺錢。

  所以貝特萊奇說,他做這些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一個轟烈而漫長的人生”。

  貝特萊奇和海林在入獄的那幾年里,享有一些特殊的權利。在德國式的牢獄里,夫妻兩人白天仍然可以一起工作,一起吃飯。

  一天的勞動結束后,二人在岔路口揮手道別。再返回監獄,上交手機、鑰匙,回各自的獄室里休息。

  2015年夫妻兩人都已出獄,他們回到自己長大的小鎮,辦了自己的畫展,出售自己的作品。

  梅林說,他們不會再作偽畫了,因為創意和守法一樣能賺錢養家。

貝特萊奇自己的作品
貝特萊奇自己的作品

  其實在中國也有像貝特萊奇這樣的油畫天才,他們曾經也做著同樣的事情。他們中有的人被稱為“中國梵高”,他們的畫作飛越千山萬水,去到梵高的故鄉,成為最暢銷的復制品。

  他們來自中國深圳的“油畫村”大芬村。

  在大浪淘沙的年代,他們也像海林說的一樣,要開始靠自己的創意去賺錢,也在創作的過程中找回自己。

  貝特萊奇在紀錄片里說,他也知道作偽不對,想過金盆洗手,但人生的無趣總會讓他給自己找借口,比如,再畫兩幅就收手。

  如果貝特萊奇沒有在偽畫上簽名,他就無法被定罪,但同時他的繪畫天才也不可能被發現,并被譜寫成一段傳奇。

  即使是一個什么都不缺的天才,仍然躲不過欲望的慫恿。

  一個人終其一生,或為名,或為利,

  或者只求“一個轟烈而漫長的人生”  



上一篇:為什么歷史上最偉大的畫家都熱衷于黑白畫
下一篇:李敖:范曾的字做作討厭 只是賬房先生的水準


相關新聞

2018年下半年海外藝術圈看點啥

張天宇

 

藝術圈潛規則丑聞 是否只揭開行業冰山一角?

佚名

 

特納獎“貓膩” 藝術圈太小,難免互相認識?

朱潔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