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書畫網

  明清時代工藝美術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相當突出的。農業和手工業生產水平的提高,商業的繁榮,都直接影響和推進著工藝美術的發展。
  明清皇家對工藝美術的制作設立了專門機構,明代有內廷作坊,清代設造辦處,在南京蘇州杭州等地還沒有織造衙門,聚集了不少能工巧匠,在制作上不計成本,務求精美,大量生產宮廷和官府需要的高級豪華工藝品。具有相當規模的私人手工業工廠和作坊也大量涌現,明代時景德鎮瓷窯約三千座,其中民窯占多數,清乾隆時南京的織機多達三萬臺,工藝品產量不斷增加,行銷于國內外。為了競爭,在品種上更是“巧變百出,花色日新”。
  明清工藝美術中相當數量的產品是適應皇室貴族和富有者的需要生產的。如:景德鎮御窯生產的瓷器,明果園廠內廷作坊制作的雕漆、華麗的掐絲琺瑯,江寧蘇杭織造局的錦緞,造辦處的精巧玲透的玉石、象牙雕刻……這些極為豪華精致的工藝,但是后來由于單純追求技巧的精細奇絕和用料的珍貴,往往流于造作繁瑣,失去了剛健清新的格調。隨著社會財富的增加,明清官僚富戶中也流行著收藏高級工藝品的風氣,嘉靖四十四年(公元一五六五年)嚴嵩被抄家,據《天水冰山錄》中記載其財產中高級工藝品即達上萬件,占其全部財富的相當數目,其中純金器皿三一八五件,玉器八五七件,古銅鎏金器一一二七件,珍寶器玩三五五八件,還有大量金鋇鑲嵌錦繡珠玉古籍書畫等,品類之多,花色之繁,搜刮之富,數量之巨都使人吃驚,可見豪華工藝品在官僚貴族生活中的地位。文震亨所著《長物志》詳盡地分門別類記述對生活中衣食住行用品的要求和審美趣味,反映了文人士大夫對工藝方面的藝術標準,長江中下流及太湖沿岸的蘇州、揚州、松江、杭州、嘉興是官僚士大夫文人聚居之地,也是工藝美術最發達的地區,許多工藝品反映了此一階層的需要。在都城的北京由于南北工匠薈萃,也是工藝美術發達地區。
  市民和農民需要的用品大多是私人作坊或農村副業的產品,印花布、竹編、民間瓷、年畫、剪紙、泥布玩具。雖材料和生產條件簡陋,但卻具有生活氣息和健康質樸的美。
  手工業工人的地位在明代仍編為匠籍,明初需定期到南京或北京等地服役,但地位較元代已大有改善,后來又實行交納役銀以代輪役的辦法,至清初則完全廢除匠籍。由于工匠和封建國家的隸屬關系逐步削弱,其技術及產品便可以更多的投入市場。隨著生產的發展工藝美術制作的分工日細,使其中不少人掌握了精湛的專門的技能,也出現了少數具有文化修養的工藝匠師。
  明清工藝美術中陶瓷藝術又取得重要發展。地方窯址遍于各地,其中如江西景德鎮、江蘇宜興、浙江龍泉、福建德化、廣東佛山等地均有相當規模,有的在傳統產品上繼續發展(如浙江龍泉窯),宜興仿鈞窯等則成為此一時期出現之新品種,福建德化窯白瓷,溫潤如象牙,所制瓷雕人物,神態逼真,衣服流暢瀟灑,具有很高藝術價值。特別是江西景德鎮,由于出產優質陶土原料,又集中了南北優秀工匠,加之水陸交通運輸方便,而迅速發展成為全國陶瓷中心,出現了“火光燭天”,“終歲煙火相望,工匠人夫不下數十萬”的盛況。景德鎮瓷器胎薄釉純色艷畫美,官窯和民窯的產品均達到相當高的水平,所制產品除供宮廷大量享用外,還行銷全國各地,并有相當數量遠銷到亞非歐各國,成為對外貿易的主要商品之明清陶瓷藝術突出成就之一是色釉和畫彩發展到高度水平。盛行于元代的青花、釉里紅此時取得獨特的成就,雅致優美的斗彩、燦爛絢麗的五彩、柔潤調合的粉彩、繪制精致的琺瑯彩是此一時期創造的新品種,白釉和單色釉瓷器也有很大發展。
  明代單色釉瓷器色彩趨向鮮艷,有奪目的鮮紅、寶石紅,明快柔嫩的黃釉、翠青釉,鮮艷的孔雀藍、孔雀綠釉等。明初的晶瑩細膩的甜白釉,顯示了白瓷的進步。
  釉下青花在元代的基礎上有了巨大的發展,質量和數量都大有提高,青花瓷白地藍花,色調單純明快,又因各個時期用料的不同,形成早期(明永樂宣德之際)色澤沈厚濃艷而帶有黑色結晶斑,成化前后色調明快雅致而勻凈,清初康熙時又轉為青翠明亮等不同風貌。裝飾花紋有圖案的,也有偏于繪畫寫實效果的,一般明代前期畫風豪放,中期用筆疏簡,晚期及清代轉向繁褥細致。優秀的畫手在瓷胎上揮灑自如,使單色青花具有濃淡深淺等豐富層次,給人以妙趣橫生,墨沈淋漓的感覺,增強了藝術裝飾效果。器形品種也日漸增多、小者如杯盤之類,胎薄如紙,白釉與青花相映,兼有雅致華麗之美:大者如瓶爐尊缸,器形穩重,花紋配置得體。定陵出土之大龍缸,為景德鎮特制,直徑達七○厘米,裝飾鮮明生動的云龍圖案,氣勢磅礴,尤可見在燒造技術各方面所達到的高度水平。
  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相結合,造成豐富的色彩裝飾,是明代中期以后出現的新成就,加彩的方法也多種多樣,成化年間取得高度成就的“斗彩”,是先以釉下青花繪出主要花紋,入窯燒好后,再在釉上或點少許彩色,或用多種彩釉覆蓋填染再入爐烘烤而成的。裝飾花紋多為花果雞蟲人物等,成化斗彩質釉精良,在明后期就相當名貴,文獻記載當時在北京市場上“成杯一對,值十萬錢”。流傳至今的少數雞缸、葡萄杯、人物杯等,器形輕盈,畫工美妙,色調鮮嫩雅致,相映成趣,確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青花加彩瓷器在成化以后繼續發展,色彩趨于絢麗,如故宮所藏明嘉靖時期的青花礬紅魚藻紋蓋罐,高四一·七厘米,通體用青花畫水藻蓮花,其間穿插十二尾不同姿態的紅魚,魚身以黃色為底,上施紅彩,又以褐色勾勒輪廓及鱗片。沉靜的青色蓮藻與色調熱烈活潑的紅魚鮮明對襯,在設計及繪制上獨具匠心。
  萬歷前后出現的“五彩”,成為彩瓷技術的又一新發展。五彩不止以釉下青花與多種釉上彩結合,也有的以褐黑色勾描輪廓以代替青花,或直接在釉上加彩繪,顏色進一步轉向濃艷,多以礬紅、綠,黃、紫等色交互配置,對比鮮明,絢爛多彩。如萬歷時燒的五彩鴛鴦蓮花紋瓶,瓶腹部畫綠葉紅蓮翠柳鳴禽及戲水的彩色鴛鴦,瓶頸裝飾山石草蟲,優美悅目。有的五彩瓷器造型也追求復雜變化,有的瓶瓶身圖案鏤空,用五彩畫翱翔的鳳凰穿云,并穿插有錦地開光的圖案,玲瓏絢麗,成為瓷器的另一種風格。
  五彩瓷發展到清康熙時色彩越加豐富,除用紅、綠、赭、紫外,還善用藍、黑彩及金色,燦爛奪目,彩繪的花鳥蟲蝶及人物故事也日漸精細而更近于繪畫?滴跷茨陝撛於谟赫≈H流行的“粉彩”,系在白瓷上用“玻璃白”打底,或在彩料加鉛粉暈染繪畫,設色上富于濃淡深淺強弱的變化,色調豐富而潤澤,又被稱為“軟彩”(康熙五彩俗稱“硬彩”)。粉彩特別適于繪制工筆沒骨的花鳥草蟲,有的還以彩色襯底,特別有秀麗優美的韻致。
  琺瑯彩為清代彩瓷上的另一新創造,傳系在景德鎮御窯燒造的優質白瓷上,由宮廷畫師用特制的彩料作畫,再經燒制而成,m瑯彩瓷胎白薄潤,有的周身布滿復雜的紋飾,有的追求立體效果,畫工極為細膩而富立體感,精美絕倫,在康熙、雍正、乾隆等朝均有燒造,俗稱“古月軒”瓷器,是宮廷貴族專用的奢侈品。
  清代單色釉瓷器色彩進一步增多。紅釉有霧紅、郎窯紅、豇豆紅,藍釉有天藍、霽藍,綠色有秋葵綠,松石綠、粉綠,還有斑斕的窯變和古色古香的鱔魚青、蟹甲青等。據乾隆時景德鎮所立《陶成紀事碑》記載即有五十七種之多。
  明清陶瓷繼續運用劃花、刻花、雕鏤的裝飾,但更為發展的是彩畫瓷,瓷器上的裝飾圖案紋樣非常豐富,畫工之高超也為人所稱道:“成化彩畫……點染生動,有出乎丹青家之上者。畫手固高,畫料亦精”(朱琰《陶說》)!懊鞔僧嬍,皆奕奕有神!薄扒嗷ù僧嫿^幽蒨,倘以藍筆臨摹之,矜為稿本,亦雅人深致也”(《陶雅》)。
  據文獻記載嘉靖八年御窯燒造瓷器所列圖案名目即有:趕龍珠、升降戲龍鳳、搶珠龍、海水蒼龍、出水云龍、龍穿西番蓮、雙云龍、穿云龍、團龍、穿花鳳、升鳳擁祥云、鸞鳳穿寶相花、團鸞鳳、云鶴、云鶴穿花、孔雀牡丹、獅子滾繡球、飛獅、倉獅龍、纏枝寶相花、轉枝蓮、乾坤六合花、四季花、萬歲藤、松竹梅、靈芝捧八寶、八吉祥、二仙煉丹、八仙過海、三陽開泰、群仙捧壽、一秤金、耍戲娃娃、耍戲鮑老等五十余種,“其他花草、人物、禽獸、山水、屏瓶盆盅之觀不可勝紀”(王宗沭《江西大志》)。這些包括龍鳳、珍禽、奇花、吉祥圖案、神話風俗等圖畫,在傳世瓷器中皆可看到,至于民間瓷器上的花紋更為豐富,清代以后,歷史神話故事(如岳傳、楊家將、三國演義、西游記)特別流行,題詩詠句也被大量運用。
  瓷器上的繪畫不少受到當代畫風影響。明代青花瓷上一些寫意山水人物,疏簡凝煉,簡率而富神韻,接近吳派風格:一些歷史故事畫用筆細勁,又宛若明代版畫,吉祥圖案及風俗人物大略受建筑彩畫及民間繪畫影響,纏枝寶相等圖案則借鑒于錦緞。清代瓷畫中的山水花卉不少接近四王、惲南田、蔣廷錫、華嵒風格。一些民間陶瓷上的花紋往往筆簡神足,灑脫自然,形象突出,畫風樸質剛健,長期為群眾所喜愛。
  陶瓷發展到清代中期,技術上達到很高水平,制成瓷器胎質細潔,釉質晶瑩純凈,造型輕巧,色彩絢麗,鏤雕精工,無論是仿古創新燒造上皆能得心應手,在掌握配料、制坯、成型、燒造火候等技術都積累了極為豐富的經驗。但官窯的一些瓷器裝飾一味追求細致繁復,不惜工本,以追求奇妙取勝,出現了玲瓏剔透的轉心瓶、轉心壺,有些瓷器專門仿竹、木、青銅、雕漆及花果昆蟲(如核桃、貝殼等),幾乎可以亂真,技術上可稱巧奪天工,也在一定程度上顯示了陶瓷工人的智慧和才能。但這些瓷器脫離了實用和陶瓷本身特點,片面講求技術上的奇特,裝飾繁復流為瑣碎,藝術性也不高。

|<< << < 1 2 3 > >> >>|



上一篇:明清美術
下一篇:元代的人物畫


相關新聞

明清時代的雕塑藝術

佚名

 

明清時代戲曲小說的版畫插圖

佚名

 

明清時代的建筑家

佚名

 

國博:集中呈現中國當代工藝美術風貌

施雨岑

 

西藏首次評選出25名自治區級工藝美術大師

許萬虎

 

第三屆中國·浙江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在杭州開幕

佚名

 

第三屆中國·浙江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在杭州開幕

佚名

 

周鄭生談中國工藝美術事業發展的現狀與未來

佚名

 

“中國當代工藝美術雙年展”亮相國博

周瑋

 

28位大師入駐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

佚名